Shou-zhu-an

鈔杜甫     千秋節有感二首

 

守株庵鈔杜甫。用褚河南顏魯公行書筆意。

 

這是大曆四年杜甫在湖南。

千秋節就是農曆八月五日,也是唐玄宗生日。杜甫回憶,以前盛唐慶祝千秋節。而眼下流落湖南,生理凋蔽,頗有感慨。

學王右軍數都問帖

 

守株庵學王右軍。

鈔杜甫 送孔巢父謝病歸遊江東兼呈李白

 

守株庵鈔杜甫。用王羲之孫過庭草法。

 

嗯,祝各位博友,中秋節健康,愉快了。常來坐坐。

 

平時背誦杜甫詩,也是充實生活的好方式。

 

巢父掉頭不肯顧,東將入海隨煙霧。

詩卷長留天地間,釣竿欲拂珊瑚樹。

深山大澤龍蛇遠,春寒野陰風景暮。

蓬萊織女廻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

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

蔡侯靜者意有馀,清夜置酒臨前除。

罷琴惆悵月照席,幾歲寄我空中書。

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信今何如。

 

守株庵鈔杜甫詩。參王右軍張長史素師草法。

 

這是杜甫晚年,流落在湖湘,大曆四年或五年春,看到大雁北飛,感歎自己不得北歸。說大雁,就是說自己。

 

萬里衡陽雁,今年又北歸。

雙雙瞻客上,一一背人飛。

雲裏相呼疾,沙邊自宿稀。

寄書元浪語,愁寂故山薇。

 

欲雪違胡地,先花別楚雲。

卻過清渭影,高起洞庭群。

塞北春陰暮,江南日色曛。

傷弓流落羽,行斷不堪聞。

 

鈔杜甫  望嶽

 

守株庵鈔杜甫。用頽筆。

這是杜甫年輕時在東嶽泰山。五嶽他到了四嶽。

今年的酷暑過去了,迎來了秋天。

這一陣讀史學家高王凌的博文。

學書就學最好的。

 

太好了,原來這首詩,收在了中學生課本裡的。 

鈔杜甫   湖中送敬十君適廣陵

守株庵鈔杜甫。

這首詩是杜甫晚年大曆四年秋在湖南,送友人敬十君往廣陵,就是現在揚州一帶。

詩聖寫的好,出口就是佳句,直往心窩裡去,五體震蕩。

 

"相見各頭白,其如離別何。

幾年一會面,今日復悲歌。

少壯樂難得,歲寒心匪他。

氣纏霜匣滿,冰置玉壺多。

遭亂實漂泊,濟時曾琢磨。

形容吾較老,膽力爾誰過。

秋晚增嶽翠,風高湖涌波。

騫騰訪知己,淮海莫蹉跎。"

 

參王右軍、歐陽銀青、張長史草法。欲學草法,須從唐人以上,往古代走。

雖然是秋天了,但這幾天合肥特悶濕。

 

這幾天拜讀已逝博友高王凌先生的史學文章。歷史與我們生活實乃一氣相接通的。

高先生是下的著實功夫,獨具法眼,深度挖掘。我的一位老友說,他這一鍬下去,挖的深了。我感覺,讀到點睛凌厲處,拍案叫好,受益良多。

 

學王右軍  北方物帖

 

 

 

守株庵學王羲之。

合肥這幾天秋老虎,特別悶熱。

 

昨天得知一位博友,獨立的歷史學家高王凌仙逝。悼念。

珍貴不僅在於其研究的問題重要,而且在於獨立。

雖然素昧平生,但時不時的讀他的為數不多的博文,覺得氣息相投。

 

抄羊欣 采古來能書人名 陳遵 王次仲  

 

守株庵抄羊欣采古來能書人名。羊欣,字敬元,泰山平陽人也,東晉書家,得子敬真傳。

嘗為桓玄所重,拜除尚書,欣欲自疏,拜職少日,稱病自免,十餘年不出。入宋為新安太守十餘年,遊玩山水,甚得適性。轉在義興,非其好也,頃之,稱病自免歸。素好黃老,不妄行詣,行必由城外,未嘗入六關。真高人也。

此錄後漢能書人陳遵、王次仲。

 

 

守株庵鈔杜甫

 

這是杜甫晚年,大曆五年夏在潭州,又碰到兵亂,半夜一家逃難。

他後半生都幾乎在顛簸流離之中渡過。他是生命力極強的人。

“五十白頭翁,南北逃世難。疏布纏枯骨,奔走苦不暖。”

學王右軍  丹楊帖

 

守株庵學王羲之草書。